花札

昨天去建國花市帶了一小盆薄荷與一個小缽回來。缽給自端午以來,被我用清水供養導致營養不良的菖蒲,薄荷則是我覺得夏天宜用清涼的香味,既然它自己會散發氣味,我想,拿來當室内芳香植物應該不壞。薄荷似乎比較喜歡爽利陽光,如果過一段時間看起來長得不好,再考慮拿出去陽台。

菖蒲和薄荷都是有香氣的植物。剛才在為菖蒲舖土埋根時,突然想起幼年時在自家陽台玩土的記憶。好遙遠阿。

昨天還看到保證一年開花兩次,會微帶香氣的日本種紫藤,一盆450。比起少女時代所詢得的價錢(10k+-),簡直天差地遠。紫藤是我深愛的植物,但因為它攀爬的天性,我不想在這寄寓之所種植它,一旦我要遷居時,就必須砍斷它的藤蔓帶走;或是予以捨棄。兩者皆非我所願。至於與紫藤纏繞在一起的遙遠往事,更不願憶及。

但,能生出重新種花蒔草的心情,或許是種復活的證明。

| 花鳥蟲魚 | 15:50 | comments(0) |
Comment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Cookieに登録?
Trackback
url: http://momizi.z6i.org/mt/mt-tb.cgi/2677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