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砂

[這是腦波文]
2015年夏天,我家附近開了一間連鎖咖啡店,販賣內容中,有種品項是冰砂。因為口感很好,飲料和冰的味道充分融合,不像別間茶店做的冰砂,冰是冰,飲料是飲料,沒整體感。因為取得容易,喝著喝著,讓我從酒鬼變成了冰砂鬼。到今天為止,我累計買了大概70杯左右吧。累積的數字聽起來很驚人,感謝他們有集點活動,我才算得出這麼具體的數字。

雖是不正式的寫作者,還是需要一些燃料補土之類,為心靈填補動能。選擇咖啡冰砂,優點除了咖啡本身提神的效果,我以為是可以喝比較久,可以咬得到細細的冰塊。回想起來,我從十二年前進入前單位後,因為工作壓力,開始奇妙的嚼冰塊生活,也非一兩天的事了。打成冰砂,想像中不至於太折磨牙齒,又能騙自己是在喝飲料,不是吃冰。

台灣人總是會善意的說,吃冰有害女生健康。跟咖啡店的老闆熟了之後,常會被提醒這件事。到底這些嗜好品都是怎樣在戕害身心的呢?如果某些人可以理所當然的抽煙,我不知道我買一杯冰砂來,只毒害自己,有什麼道德問題?為了我的心情需要,又不忍辜負他人好意,冬天難得的晴天,我就跑去別家連鎖店買了。反正沒有很遠,機車騎五分鐘就到。我也不懂為什麼同一條路上的三個路口可以開三家同品牌的連鎖店。

最近的體會是,人類過了一定年紀,就步上崩壞之途,腦袋、身體跟心都慢慢壞掉。沈迷什麼的,只是其中的一個過程而已。

| 食生活 | 16:07 | comments(0) |

在日本,吃不完的菜可打包回家嗎?

在日本,吃不完菜的可打包回家嗎?是個令外國人困惑的問題,網路上的答案也不一定可以做數。

日前跟某日本教授吃飯,順便請教此問題。答曰:「以前爸爸去居酒屋吃喝,把吃不完的料理打包帶回家給小孩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因為有各種管理法規,所以比較複雜,但基本上沒有溫度的(像冷掉的飯糰、炸豬排等)、不是生的,就可以請服務生幫忙打包回家。」

覺得是有用資訊,寫起來留存。

| 食生活 | 14:57 | comments(0) |

作弊紅豆湯

說來既然到處都有不想費心做料理的人,就會有想賺這些人錢的食材商品。記得十幾年前在米國超市裡看到肉桂捲的半成品,只要把外包裝紙撕開,把麵皮沿著曲線剝下,捲起來丟進用噴霧罐塗布好奶油的烤盤,照說明書調整烤箱時間與溫度,不多久就有香味四溢的成品可吃。取出烤好的肉桂捲的瞬間,會有「我也能在家開茶會!」的欣喜錯覺。事實上調味與手工,明明都是別人的功勞,並不是我自己很厲害。

在 JP 也看到真空包紅豆,號稱已熟,無加糖,分量3~4人份,視所需可以做成想要的各種料理。出於好奇就拿了一包,加入適當分量的水和黑糖,然後把結成一塊的真空紅豆粒放下去,一起滾十五分鐘,然後就得到了作弊紅豆湯四碗。美味來說,當然是跟我自己以前小火慢熬的成品有微妙的一線之差,豆子的豆味沒有帶著甜味,湯裡有豆子的碎渣,看起來不那麼美。但是如果只是為了食用懷念食品的樂趣,不計較那麼多就沒問題。畢竟省下來的時間和精神就是賺到的。這就是速食可以受歡迎的原因吧。

| 食生活 | 13:26 | comments(0) |

許多白店消失

我所謂的白店,是相反於列入黑名單的店家,對於一個長年吃外食的苦命女而言,為好好吃一頓飯而四處試雷,最後在心中列出白店名單以求安心用餐,此乃必要之舉,白店如果出現不可容忍的失敗,從我心中的推薦名單刪掉,也沒有誰對不起誰的問題。但是現在經濟景氣不好,劣幣逐良幣的事也時有所聞。如同 這篇舊水 所言,喜歡的食物好景不常,或更真切一點說,人生安定的時間本來就短暫。店都消失了,才寫追憶的食記來讓自己看得到吃不到,到底有什麼意義我也不知。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裡說,「愛以另一種形式,以另一個男人、新的希望和新的夢想,又回到我的心中」,由於這句話和我的價值觀抵觸,我一直感到懷疑。我認為,若你真正愛著某個人或某件事,在愛情沒有隨歲月淡去的一段時間內,它在你的心中應該具有獨特的地位,不可能被類似的東西或模仿品取代。如果對白店的記憶也是一種愛情,就個人經驗而言,除非消失的白店真的超有本事(像這附近的「豬公碗」),否則大概就是像凋謝的花一樣,就算再開也不是同一朵花。美好總是只有一瞬間,如同我一直很喜歡的句子:「但那美麗的瞬間,並不能停止命運的推演。」好的店也不免有失手的時候,更何況現在台灣吹著一股頹風,拿出頭腦思考、專注仔細,循著古早的美德做事反倒被人笑是呆子,期望用一般價位吃到令胃袋與心靈都滿足的外食,大約也是呆子。

還是要來記一下店名,做為一種無力的表揚與記錄。
秀朗路比司多
bistro

這一帶最不缺的就是早餐店。雖然不是每天報到,但以接近每週末一次的頻率,也吃了至少六年,10/13(日) 前往,竟是開店最後一天。女店東年紀推測比我大一點,但大家終究也認識好久了,她跟我告別的時候,講得都要掉眼淚了。聽說是因為營業額不如預期,公司決定先關掉評估,以後就算再開門,也不是她做。這位女店東甚為貼心,會記住熟客我都吃什麼,不要什麼,我在淡淡的吃著她家的早餐的同時,也看著這間店起落。感慨很多,但是除了替她難過也沒有什麼辦法 (吃了六年也貢獻不少營業額了吧...)。它對我而言是像空氣一樣理所當然存在的熟悉店家,食物對我來說也屬家常,不是驚為天食的類型,所以從來沒想過要拍照留念,現在只能從咕狗上抓圖留下時間的記憶了。

曼德力雲南泰緬料理:
昨天的雲南自助餐
攝於 2009.11.3,圖為第一任女店東的手藝
過去一年半內換了四組女店東,都是雲南人,換手各有理由,第一個說是太累,而且房東想漲房租。第二個大概不太會做,第三個因為懷孕,第四個我只看到結果,不知道收掉的理由,雖然我知道她挖空心思想變化菜色與增加自己的特色,餐的價錢也隨之上漲,總之最後仍然沒能逃過收掉的結局。上個月有一天前往,非公休日門卻關著,心知不妙,一陣子之後再經過時,門上已大大的貼了「租」字。我還是最欣賞第一任女店東的手藝,她真的會從娘家攜回雲南食材,讓我真切的體會異文化在食物上的展現。不過第一任女店東說自己是緬甸華僑,她這樣說我就這麼信吧。這間店開著時生意一直很好,會來外帶的客人都愛點他們的簡餐便當帶走,順便要些他們特製的泡菜、辣椒之類。我受特殊的非漢口味吸引,也不知道自己在過去三年中給這間小店貢獻了多少營業額,收掉真的太可惜了。:~

四川小麵
四川小麵.豌豆雜醬麵

這間店是今夏開始發現的新歡,原來麻而不辣的感覺是這樣,台灣做辣食的好像都缺了「麻」這個口感,而一樣宣稱四川食物,也會因店東而有不同的做法。像這附近有人賣四川料理,辣味來源全部靠黑胡椒,我實在吃不慣,雖然態度和清潔什麼都好,卻打不起再去一次的意願。這家店主是真正的四川人,做出來的菜色與口味就是和台灣人做的不同 (當然也不會在菜單上看到四川牛肉麵這種偽物)。由於我喜歡安靜吃飯,不愛跟陌生人講話,所以從未曾想跟老闆娘聊天。但有一天在旁聽到老闆娘跟客人抱怨房東要漲價,也不給他們整理時間,我就心知又要少一間白店了。前幾天再經過,看到這樣的告示:
2012-10-23 19.52.04

由於昨晚完成了一件工作,想休息一下,不想整晚都坐在電腦前,晚餐後就實際去那個地址踏查一番。那是個正在營業的麵店,並不像是馬上會讓出一半或整間給人的店面,所以日後是否會與這個熱愛的口味重逢,甚難得知。畢竟新址離我住的地方有點距離,不是很容易去,肚子正餓時也不會有心情去一公里以外的地方覓食。

為曾經存在的美食做個記錄。少了這麼多白店,又要開始新一輪試雷之旅了。 /_\

| 食生活 | 18:10 | comments(1) |

今夏食單

因為覺得夏天有很多食物是隔年才會再吃到的,若非隔年,至少也是很久以後,基於惜時/食,四處尋了一些怨念食物來吃。

2012-08-24 17.23.42
四川涼粉

2012-07-29 23.01.48
雪花冰

螺螄粉
螺螄粉

龍潭豆花
豆花

湖州蛋黃肉粽
湖州粽 (吃了才想到要拍照,抱歉)

2012-07-25 14.21.58
杏仁凍

2012-07-20 12.44.06
偶爾煮點綠豆稀飯吃 :)

留給以後想起時的備忘。

| 食生活 | 22:24 | comments(0) |

口味

扣除白飯,我已很久沒有下廚煮過什麼了,主要是因為最近十年以來,我的住處一直都沒有瓦斯爐。我不是不會煮菜,雖然說也只是煮一些家常食物。

友人在 irc 上貼給我看 這篇,裡面提到關鍵的問題: 「『什麼是我母親的味道呢?』我怎麼想,卻都想不起來。想著想著,就哭了。」於是有了一些討論。選擇部分貼起來留底。

22:09 <@momizi> 這樣講的話只好來煮點紅豆湯綠豆湯來讓家人記得我了
22:10 <@momizi> 我媽跟我祖母都很會煮, 但是因為我媽懶得在家煮, 所以我只記得祖母煮的,都是些珍奇菜色和點心。
22:10 <@momizi> 如果是已經在天上的女性長輩, 我也會記得他們煮的

22:10 <@Yang799> momizi: 餵你家小朋友多吃一點,等到他中年的時候會懂的 :p
22:11 <@momizi> 我以前有廚房的時候煮不少呀
22:11 <@momizi> 但是他們大概都忘了
22:12 * momizi 做鬆餅, 排骨粥, 魚湯, 冬瓜蛤蜊湯, 燉雞湯等等
22:13 <@Yang799> momizi: 對啊,忘了,所以他們中年的時候會哭的 T_T
22:13 * momizi 做不出來的: 嗆蟹, 八寶飯, 薺菜春捲(以上為沒材料)
22:14 <@momizi> 我對於我不太會煮江浙菜而會煮台菜感到悲傷 :~
22:14 <@momizi> 江浙菜的材料在台灣太難入手了 :~
22:15 <@momizi> 光是要做個水煮蠶豆都很難..
22:15 <@momizi> 所以也不可能進階來做豆酥魚 :~
22:16 <@momizi> 我還有煮過芋頭炒米粉, 控肉, 肉丸, 台式炒麵等
22:17 <@momizi> 基本上有廚房與調味料我就可以去跟人家文化交流 XD
22:17 <@momizi> 韓國人看我煮黃瓜炒肉絲就覺得很稀奇 XD
22:18 * momizi 最近想學煮雲南菜 :P

口味伴隨感情的記憶,也帶有文化特徵,經過認真回想,終於想起母親做過的特殊菜色。若不是憑著某種強烈的味道造成回憶,確實會如同日常瑣事一樣消散在風裡。在我漸漸忘記過去曾有什麼往事的年歲,到底什麼是應該經久不忘的?又或者說,我應該用什麼來給我的家人留下記憶?

竟然找不到我拍過的唯一一張自己煮的菜的照片,以證明我也是煮過菜的。幾年前的除夕夜,因為有人贈送冷凍蝦仁,家中只有我跟小鬼吃葷菜,於是我簡單的煮了清炒蝦仁,其實是我這輩子扣除火鍋以外,第一次料理蝦。因為還得幫忙吃掉別的素菜,自己只吃了兩三湯匙,小鬼很開心的把我煮的蝦仁吃光光。

扣除我那些自己嚐起來還算滿意的料理,大概只好靠點點滴滴為他們做過的瑣事吧。

2004年的我家小朋友
‧2004年的我家小朋友

| 食生活 | 00:46 | comments(0) |

(記)年菜

大體上我小時候能吃到的年菜跟 這篇 差不多,下一段借用人家現成寫好的菜名當提示,增刪記錄一下。
====
有幾樣東西,是我們家過年必吃的菜色,像是冷盤的香菇冬筍烤麩、海蜇皮、白斬雞、薰素鵝、肉凍,沾老醋吃的炸薺菜春捲,疊起來像金條。白菜+肉絲+蝦米炒年糕。紅燒黃魚。豌豆蝦仁。熱湯裡的煎蛋餃、大頭鰱湯。鰻鯗。核桃糊。酒釀圓子。從炒豆沙開始做、要在大碗公裡抹豬油的甜八寶飯。炸甜年糕。老酒。零食如冬瓜糖、酒糖、巧克力、包著某種糖衣,長得像紅白湯圓的花生米。另外不可少的是瓜子、南瓜子,有時會有糖蓮子,這是我的心頭好。
====
除夕夜的團圓飯後,當然是闔家的娛樂活動,早歲我家通常是丟骰子比大小,到了我會打麻將以後,偶然會變成搓麻將。我家並不特地守歲,都是想睡就去睡,睡醒可以在枕頭下發現父母塞進去的紅包。大年初一白天祭祖後會宴請親友,晚間赴姨婆家飲宴,宴席前後的娛樂還是丟骰子。初二上午由姑婆家宴請,吃完之後眾媳婦才各自偕夫婿小孩回娘家。隨著幾位長輩仙逝,家風變化,在工商業時代要遵行六十年以來的傳統實有困難,因此舊習俗在我父這一支家族已消散,只是形式上還是會在家裡圍著餐桌聚一下,吃母親煮的簡單晚餐,吃飽飯由我來當散財童女,增添家庭溫馨氣氛。下一輩在除夕夜聽說家中曾有這種怡情活動,只是驚奇的睜大眼睛,隨即又各自打自己的電動。

這樣一寫,看起來好像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XD

節日食物和情感有深厚的連結,追尋遙遠記憶中的美味,老實說也頗感傷。由於準備這些大菜確實勞苦,指望老奶奶或老母親重現這些菜色太殘忍,叫我自己一人做這些菜實在難度太高,我也做不來,所以也不能抱怨母親簡單煮個大鍋菜就打發除夕。

去年我好歹還煮了一道乾燒蝦仁,今年因為有事,既沒空計畫假期怎麼過,也來不及囤糧,年假至今,餐飲店理所當然多半沒開,外面颳風下雨又冷,獨自一人關在住處過宅生活,吃的情形可比颱風來襲。自覺吃得實在太差,不禁回想起過去年節時吃的食物及歲時活動,感到自己的人生確實因為年菜菜色的不同,而可以分成一段一段的時期。

我煮的年菜
●我煮的年菜

雖然不太滿意,但如今的生活方式終究是自己選擇的,那就這樣吧。

| 食生活 | 22:28 | comments(0) |

令我心花怒放的點心

上週公出去高雄,靠導航介紹,在住的地方附近意外撿到「老江紅茶牛乳」.....因為夜裡會失眠,不能喝太多茶,所以紅茶牛奶只能試喝個兩三口,體驗它略帶咖啡香氣的茶味。主要飲品是杏仁牛奶,兩者都好喝 :)

貼圖留念。

2012-01-07 23.33.12
店名與地址

2012-01-07 23.20.19
LOGO

2012-01-06 22.08.46
第一天點心,香蕉型蛋糕(中有紅豆餡)與含蛋黃的綠豆碰,用竹叉切不好剖面

2012-01-07 23.19.03
第二天點心,第一次食用直條的麻糬(紅豆綠豆各一)

2012-01-06 22.07.20
聽說這裡的價位對高雄人而言偏高,我反正難得來一次,大概還能接受。

看到圖又很想再去吃了 :D~

| 食生活 | 15:09 | comments(0) |

滇緬系食物

我住到現在的居所雖然只有兩年多一點,但在同一地區已經住了八年有餘,方圓三公里內可以單人用餐的食物,我早就吃到沒有新鮮感了。相對於我的定居,有的餐飲店消失,有的店重開,或是換手繼續。

為了調劑已經對漢族口味感到疲憊的味蕾,我有時會去 這間 吃。與其一天到晚想些文化認同和受異文化影響之間到底有什麼分別的無聊問題,用舌頭體驗不是最快嗎?菜長得都一樣,但是調味不同,吃的瞬間就理解自己受到異文化洗禮了,雖然認同了食物的味道,味覺在不同層次的酸與辣之間驚醒過來,不過最後錢還是付新台幣。

大概是天天開店太辛苦了,上面提到的店最近換手經營。雖然接手的新店主夫婦大概也是緬甸華僑,講著和前老闆娘一樣的方言,菜單沒什麼變,我也還是會將它列為白店偶然去吃吃,但是我吃得出來少了一點什麼味道,光有辣還是不夠的。沒有那些特殊的香料,那跟台菜就沒什麼分別了,我自己也煮得出來。

2011-08-13 18.00.59

前任老闆娘的菜色及自製的免費酸菜。此情可待成追憶。 :O

有美好陽光的假日一直宅在家裡太不健康,所以我今天到 華新街 去看看。雖然離住處直線距離不遠,但十年中今天才去過第二次。前一次是為了修機車,室友領我去的。修車的同時才去華新街逛了一下,沒吃東西,只知有很多餐飲店,但特殊之處倒是早就聽說過了。當時是跟車,在夜間騎過彎曲的巷道,陌生的小路在黑暗中不太容易記得,我決定要白天再走一次才會記住這條捷徑。去之前當然先看一下地圖,確保萬一迷路也能走認得的大路回家。

結果...去程果然就走到烘爐地的山邊了,天氣真好,陽光和山景都美麗 XD

然後經過適當的轉彎,終於繞回到華夏工專的外面,用走的進去看一看。這時是中午十二點,別人都要吃午餐的時間,幾乎每間店都坐滿滿,街上飄著九層塔的味道。我剛吃過第一餐,不太餓,只想吃些點心,看到每間店裡都是人,不太想跟陌生人擠著坐一起,就只好去逛菜市場。這邊的菜市場果然會賣一些別的市場不會有的特殊調味品,不過中午了,傳統的早市要收了,我也不很想再走一次溼漉漉的道路,就隨便選一條巷子往興南路方向走,遇到 這間,看看對面有公園,店頭有各色甜鹹小食,想想豈可來了美食街卻沒吃到東西就回家,不然買些甜點去公園吃好了。聽完老闆的介紹,選了紅糖糕,看到 menu 上有奶茶,又追加了奶茶。老闆在幫我的糕灑椰子絲時,告以他們有座位可以坐著吃,比較涼,於是我就進店裡坐了。

2011-11-06 13.16.40

確實是不同的味道,頗滿意。

看我在拍照,熱心的老闆說我喜歡拍照可以去拍他們外面,我本來也想去拍,後來有他們的熟客來店頭買東西兼聊天,不太想拍到人,就沒拍了。某種程度上,像是不帶護照機票也能享受到的出國樂趣,也許改天再去試試不同口味吧。 :)

| 食生活 | 15:36 | comments(0) |

涼麵

昨天在找晚餐可以吃什麼,看到了某篇別人寫的,關於涼麵的食記。因為地點,我想起兩年前我曾在那邊的菜市場裡吃過一間堪稱驚為天食的涼麵,好像叫什麼老媽涼麵的,吃沒幾次,店媽說她要搬到附近的店面裡,歡迎再來,可是一別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重逢。總之看那篇食記,離住所不太遠,就騎車去看看,想確認是不是記憶中那家好吃的店。但是去了才發現它只開早上,決定先吃別的,改天再去。

今早很早起,決定去試食昨天沒吃到的涼麵,看看別人所謂「淡雅濃郁的芝麻香」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因為我非~~常在意早餐這件事,深怕有所閃失,出門前先跟機器人問問去吃好不好,得到「中平」,根據經驗是中間會有點波瀾起伏但最後差強人意。事實上我不太習慣吃午晚餐類的食物當早餐,但這陣子因為忙,老是吃一樣的東西,覺得有點膩了,那就當做踩地雷去吃吃看好了。

不確定是不是認識的店,所以先點個小涼麵試試。老闆娘建議我點湯,想想也好,就點了一碗味噌湯。要價25元的味噌湯,用日本料理店常見的的黑外框紅內碗裝來,以定價論,份量很少,所以立刻喝一口看看它是不是會唱歌。是很濃稠沒錯,但是裡面的料就只有豆腐、海帶芽、柴魚片、熬湯用的洋蔥絲,以及上湯前加的青蔥。我住處這邊別間店賣的味噌湯,和該涼麵店賣的份量和濃度都差不多,但一碗只要十元,料除了洋蔥絲以外通通都有,還吃得到小魚干或連皮的小塊鮭魚肉。老闆娘送來涼麵,立刻跟我說要先收費,就付了。拍照留念。我說得很清楚我不要蒜頭,老闆娘也跟店員說不要蒜,結果撥開料一看,還是加了一大匙蒜。穿得很像歐巴桑有其好處,拿出歐巴態度講一下,得到換一盤,這次裡面換成蘿蔔泥。蘿蔔泥我還蠻愛的,第一次看到有人加在中式涼麵裡。拌一拌,來吃吃看到底是不是我記憶中那一味。

很遺憾的不是。關鍵的麵體,用的油麵是還不錯,有咬勁,會涼不軟爛,菜除了黃瓜絲外還有銀芽,這樣在一般來說算是用料高級了。平心而論,這涼麵和一般外面賣的盒裝涼麵比,算是中上等級,所以不斷的有人來買了帶走。至於所謂「淡雅濃郁的芝麻香」,猜測是寫的人美食漫畫或節目看太多,學了幾個形容詞之後湊在一起以示自己會形容食物,寫時大概沒想到她放在一起的兩個形容詞是相反詞。是很醇厚的麻醬沒錯,但是我從小在家吃的麻醬就是這個厚度跟味道,麻醬如果沒有達到這個程度就直接畫叉吧。我本來還想會不會是日本料理用的芝麻醬,那就會有和傳統麻醬不同的口感和香氣,不過吃了就知道,很顯然我想太多。這間店的涼麵,要真正說讓我覺得很出色的只有他的辣油,可以聞到花椒的香氣,不過通常來說,吃涼麵的目的不在於辣油吧。店裡還有放一瓶綠芥末給客人自行添加,我也加了一些。很遺憾的,因為麻醬的味道太強,搶過一切其他醬料的味道,所以店家幫我換一盤後添加的一匙蘿蔔泥,除了增加些微口感,在味道上沒有起任何作用。加一點點辣油後,辣味又把別的味道都蓋過了。

果然機器人很準。是間乾淨的小店,乾淨這一點也可以給它多加些分數,不過我會不會為了想吃涼麵再次大早跑來...那就看緣份吧。別人的舌頭,跟我自己的舌頭是絕對不同的,再次得到印證。

| 食生活 | 10:38 | comments(0) |

平成十九

*所有的食記,請注意個人口味差異* *超過三個月以上的食用心得,請自動視為過期無參考價值*

朋友們希望我寫這篇食記,所以履行約定。

上週六為了隔天要辦研討會,再隔一天還要自己上台發表,於是去將久久沒整理的頭髮拉直,弄完天也黑了,想吃飯,卻不想去美食街跟人搶位置,松八食堂 已經去過兩次了,不想再去,走走看會不會遇到什麼不同的店,於是在橫過公園的另一條巷子裡遇到了平成十九。快六點,還不算是人們會大舉出動吃飯的時間,店裡沒什麼人,我也累了,大概看了一下 memu,價位好像還可以,便走進去。

平成十九

店裡的最大特色是... 竟然有日本連鎖食堂裡才出現的餐券販賣機!

餐券自販機

我看了老半天,甜美可愛的小姐送來 memu,我看完問她,「你們店要點餐是去販賣機買餐券嗎?」於是小姐很熱心的跟我說明販賣機的使用法,最後問了我要點什麼,就幫我把五百元札投入,列印出餐券,向廚房喊了我要點的餐,再順便幫我把紛紛落下的銀角子們再換成百元札還我(默)。

點了海鮮三色丼,似乎是今日最後一份。經過耐心等待,終於上餐。

海鮮三色丼

這陣子壓力大,健康狀況也沒很好,加上受傷,很想吃好一點,在我想來,一個人吃飯,又要吃好一點,就是吃烤魚餐了,有兩種烤魚是不錯的選項,米飯也好吃,配菜就..比起來我還比較愛烤魚附的檸檬與桔子。烤牡蠣是我平常很少吃到的東西,看它大大的肚子似乎很厲害,可是咬下去有點腥味,才想到真要命,我今年入秋以後過敏得很厲害,萬一這個牡犡不夠新鮮,我會不會嚴重過敏?那明天我還能處理大事嗎?雖然心裡嘀咕,卻還是佐著柴魚片與桔子汁大口吃掉了。小姐很親切的來問餐點口味是否可以,跟她點頭說可以。因為牡蠣扣分很重,所以的確是可以而已。味噌湯也算是可以。

回來在網路上查了一下,原來它還算知名小店呀,大概是因為很有 fu 吧。據稱烤物是他的強項,鯖魚和鮭魚的確烤得不錯,但是那個牡蠣我還是很介意。總算隔天沒什麼事情,一切很順利的完成了。

| 食生活 | 17:26 | comments(3) |

食物

昨天吃到號稱自己是江浙館子的獅子頭菜飯,吃的時候訝了一下菜怎麼都溫溫涼涼,才想起我竟然已忘記我是吃冷的小菜長大的小孩,即使冬天,桌邊的烤麩也是冷菜。環境改變了我的食性,有點感傷。胃被同化,或是被征服?但這天氣吃熱飯熱菜,胃確實比較舒服。

獅子頭菜飯

最近中意的食物是中和某個雲南媳婦賣的菜飯,一點點酸,一點點辣,長得有點像台菜,味道卻不一樣,飯菜都是熱的,份量足,親切,我就很愛去吃了。酸會替味道勾邊,這話果然沒錯。

雲南自助餐

| 食生活 | 19:10 | comments(0) |

咖啡宮女

先說個我以前練書法時聽來的冷笑話。某君練隸書練到無字可寫,於是改寫英文字母,還對同學強調:「A 的一横要飛白」。

「咖啡宮女」大概也屬這種「A 的一横要飛白」類的發想。(原來新聞我備一份在我家倉庫:(轉)英女王先生的嗜好─切吐司麵包。)

其實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咖啡宮女」這個新的女官名稱,原來在我只將注意力放在傳統東方官制裡時,西方出現了新奇的女官名(?)。再來才是注意到,前人明明有很簡明的譯法「王夫」,怎麼這則外電要大費周章的寫成 「英女王先生」,不認真看還搞不懂到底在說女王是男性,還是在說誰。是否為字數限制,不得而知。不過這是一條王室食生活的好材料,log 之。 :p

話說我最近早餐大多在家吃白吐司,覺得有點單調,天氣涼了,也想吃熱食,於是灑了一台便宜的烤麵包機。剛烤出來很是香酥可口,但是不知何故,吃完後覺得非常口乾舌躁。明明有配飲料一起吃,卻還是覺得不舒服,喝好幾杯白開水也沒用,只好再回頭吃白吐司抹果醬。殘念。

| 食生活 | 16:33 | comments(0) |

奧圖咖啡

期末了,今天要從這邊的住所撤退了,在這裡生活的時間也沒剩多久了。前天晚上,在例行的散步行程中,忽然注意到水溝一樣的河邊有咖啡店。記得剛入學時,那個位置似乎是泡沫紅茶店,我還在那裡吃過一次 90 元的餐,後來該泡沫紅茶店消失,現在不是早年大家流行坐泡沫紅茶店的時代,是以我也不在乎那個紅茶店後來變成了影印店還是什麼。想說我老是抱怨這一帶的咖啡店都要開車才能到,原來是因為我都不走過去 那裡 ,沒有注意到人家的存在,既然現在知道了,不妨試一次,於是剛才趁著下午茶的優惠時間去試了一下。

中午沒吃,為了期末的辛苦,可以允許自己吃好一點。我點了提拉米蘇拿鐵配德國香腸全麥圓麵包三明治。小店的座位不多,下午三點半,白色大狗在三張並排的白座墊椅子上睡覺,長毛黑白貓在櫥櫃裡睡覺。學生佔了好幾張桌子,大概是考完試出來聊天,座位彼此距離太近,覺得有點吵,算了。雖然覺得等餐等得有點久,不過我自己有帶書出來看,倒也不算浪費太多時間在等待上。

我喜歡紅茶遠勝咖啡,所以從來不說自己是懂得喝咖啡的人。好咖啡給我喝都是浪費,我喝不出來好在哪裡,但是如果這些飲品不好喝我一定知道。咖啡先來,咖啡、牛奶、奶泡+巧克力粉,一層一層的喝過一些,再調和起來喝。個人怪癖習慣這樣試。喝了還不錯,很順口,不會像有的店家的咖啡喝起來很躁。食物來了,吃起來很紮實,味道也不錯,是這一帶難得沒有加入梅子粉的食物。 ~_~

奧迪

因為外面天色越來越暗,不想被暴雨淋到,吃完東西就準備走了,結帳時才知道自己眼殘,人家外面掛的布條是下午茶組合 85 折,不是 85 元,好在沒點什麼貴的東西,算了。

以學校附近可以坐一下的地方來說,此店還不錯。因為只當是出門覓食,我沒帶電腦去,也沒有想要試它有沒有 wifi,反正現在有山雞的人多了,哪裡都可以是網路咖啡廳。至於如果想要安靜便宜的坐很久,這一帶沒有任何我願意推薦的店家,公園和圖書館最好。

| 食生活 | 17:22 | comments(0) |

佐餐酒

今天辦小會,忙了一天,攜回兩個剩下的便當。一個扔進冰箱當存糧,一個立刻熱來嗑。沒有湯,轉頭看見我的櫥櫃。嗯,天氣沒那麼冷了,晚上也不可能有體力工作了,醉昏也沒關係,來喝囤了很久的水果啤酒好了。哈密瓜啤酒,友人的愛心。前兩天聽到某長輩有負評,但飲食這種事情還是用自己的舌頭去試才知是肉湯還是毒藥。可喜可賀的,光是泡沫就覺得是不錯的味道,沒有該長輩說的那麼可怕。剛好很難得地室友們都出來客廳閒聊,一邊吃飯一邊聊天,還搭配美酒,真是理想的家居生活。

但是自己一人吃飯了那麼久,從來沒有想過要配個酒喝,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吃飯配酒這念頭怎麼來的?唔,其實有成詞可以說的。佐餐酒。這麼寫好像很西式,但我其實從還是小孩時就知道「喫飯要配老酒」。會是「老酒」,想來是祖父從故里帶來的洋派習慣。小時候祖父大概出於好玩,在我還是四、五歲的羅莉之齡,坐上晚餐桌,就給坐他旁邊的我一點酒喝。一開始,其他的大人,例如祖母當然會反對,但是慢慢地隨我年齡增長,尤其是祖父過世後,與祖母、家父在家吃飯,常會被問要不要喝酒,並且真的很熱心地拿酒出來開。祖母不沾酒,家父是素食者,也不喝酒。不喝酒的長輩自己不喝卻叫我喝,我並不知道這是他們認同了我是成人可以喝酒,還是希望營造一種古老家風並未消失的幻覺。

對我自己來說,在好餐廳吃排餐點一杯紅酒喝喝很正常,但是吃中式的餐喝酒卻好像是交際應酬時不得不為的事,既然是不得不為,就不會喜歡。但是今天我居然拿酒來配飯?心裡對這第一次主動做的事感到訝異,但也不過是吃飯時喝了點酒罷了。也許是我太累了,也許我需要一種氣氛的安慰。anyway.

| 食生活 | 23:22 | comments(0) |

消失的食物

記在這個分類下的都是我評價不差的飲食,但經過一個暑假,不少店面消失,有的我甚至還來不及寫食記。

永和六合市場對面的滇緬小館。
永和得和路上的雲南婆婆。
維客爾的蔓越莓法國麵包。

我應該會經常想起滇緬小館裡我所吃過的一切食物與維客爾的蔓越莓法國麵包吧。嗚,喜歡的食物好景不常呀。

| 食生活 | 22:21 | comments(0) |

有地名的食物

(內容經 momizi 整理,故未按時間序)
20:06 <@l*s> 我覺得應該邀漢堡來寫 absurdorama #http://blog.roodo.com/bigburger/archives/4095691.html
20:10 <@l*s> 「散發普羅旺斯乳香的 越南咖啡。」
20:10 <@l*s> 「濃濃赤道巧克力香的 巴西可可。」
20:11 <@l*s> 「濃純西藏高原茶香的 港式奶茶。」
20:18 <@momizi> 我一直想寫一篇 blog ,題目都想好了,叫「有地名的食物」
20:18 <@momizi> 想了兩年還沒寫 XD
20:18 <@l*s> momizi: 內容會是?
20:18 <@momizi> 簡言之,有地名的食物好像比較好吃
20:20 <@momizi> l*s: 所以看到你貼的照片, 我又想起這篇沒被寫下的文章 XD
20:25 <@l*s> momizi: 可是眸姐得定義一下地名食物的意思
0:25 <@l*s> 是指真的有此店此名號
20:25 <@l*s> 還是只是名產泛稱
20:26 <@momizi> 我覺得,常會看到「地名」+「食物名」的組合,但是如果我真是從當地來的人,就知道那可能不是事實
20:26 <@momizi> (有地名的食物好像會被商家認為比較有吸引力)
20:26 <@momizi> 而且舉世皆然
20:18 <@momizi> 例如,里港餛飩
20:19 <@l*s> 高雄黑輪
20:19 <@momizi> 但是里港的餛飩根本不怎麼樣 XD
20:19 <@l*s> momizi: 這是行銷手法啊
20:21 <@m*h> 高雄怎麼有黑輪
20:21 <@momizi> 高雄木瓜牛奶?
20:21 <@l*s> 台北很多地方都這麼寫
20:22 <@w*g> 大高雄木瓜牛奶
20:22 <@w*g> 連鎖店
20:27 <@l*s> 日本這樣的例子好像也不少
20:27 <@momizi> 又例如上次 w*g 給我看的芬蘭日本料理店菜單, 裡面有一大堆日本地名
20:27 <@w*g> 很多小喫其實各地皆有
20:27 <@w*g> momizi: 哈哈,那是騙芬蘭人的啦。
20:27 <@momizi> w*g: 就是這個滋味
20:28 <@momizi> 大陸人的「阿里山瓜子」也是這道理
20:28 <@w*g> 在地人的話,其實不會用地名,而會用地址吧
20:28 <@momizi> 我們都知道阿里山沒瓜子
20:22 <@momizi> 問一下,我可不可以把這一段 blog 起來當成完成我兩年來的願望? :p
20:22 <@l*s> 我 ok 啊,但是應該要再來幾個
20:22 * momizi 忙到沒空寫任何業外文章 ><
--
所以就 log 起來聊以藉慰囉 ^^|

總之覺得,有地名的食物可以滿足某種對異地情調的想像吧。而那個什麼「散發普羅旺斯乳香的 越南咖啡。」更是加倍的販賣想像給客人。至於越南咖啡為什麼要託名普羅旺斯來賣?暫時先不在這邊談吧。

| 食生活 | 22:00 | comments(4) |

妹斗店

昨天本來寫到快寫完了,結果因為不慎開到新分頁,寫了快一千字的文章當場消失 zzz

所以重寫,簡單說就好。真正令我感到妹斗訓練有素、氣氛正確(?)的店都倒了,能存活的好像都不那麼王道。反正任何東西過鹹水都會變型走樣,或借用以前某日文老師所言,「台灣人學日本人開店,都只學到皮相,喊喊『いらしゃいませ』而已,學不到內在的東西」,前幾天應某兔希望而一起去的某地下街妹斗店即如此。以前寫過 這篇,現在再回頭看,除了店裡有了一點點的漫畫(陳列出來的還沒有我房間裡的漫畫多,當然是一點點吧?)與模型,妹斗服的顏色好看一點了之外,根本上好像沒有太大的改變。

椰汁雞肉飯

  • 食物
  • 即使瞭解一般的宅會去那裡,意實不在飲食,但因為我很難把小女孩做事不夠謹慎和迷糊當成一種可愛,也覺得那個低消高到我不願接受,所以除非有重大理由,應該不會自己主動再去吧。想去的人還是可以去,我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 食生活 | 11:39 | comments(0) |

    about Mr. Donut

    (以下稍經整理增補)
    00:29 <@momizi> l*s: 日系的唐先生甜甜圈好吃,米國賣的就別吃了
    00:29 * momizi 心得
    00:30 <@l*s> momizi: 唐先生?
    00:30 <@momizi> l*s: 我小時候,Mr. Donut 曾經在我唸的小學對面的超市裡設過櫃
    00:30 <@momizi> 那時它有中文名,叫唐先生甜甜圈
    00:31 <@momizi> 但是那時它沒做起來
    00:31 <@momizi> 於是就消失,在我幼小的心中留下了好吃的記憶
    00:31 <@l*s> momizi: 這種東西要做起來, 要靠點炒作吧
    00:32 <@l*s> 原則一: 即使服務能量夠, 也要故意讓人排隊
    00:32 <@momizi> 因為對那時的人來說太奢侈?而且地點也不對
    00:32 <@momizi> 設在超市裡,那就只打算服務社區了?
    00:32 * momizi 看看一年後在台灣開第一家店的麥當勞
    00:33 <@momizi> 都在同一個路口附近而已,也都是 M 字輩,但是唐先生甜甜圈卻要到第二次進來才大紅大紫
    00:34 <@momizi> 我當時都會省好幾天的零用錢去買一個巧克力甜甜圈
    00:34 <@momizi> 長大後每一趟去日本也一定要吃到唐先生甜甜圈才覺得自己到過日本 XD
    00:35 <@momizi> 這是對食物的鄉愁囉 XD
    00:36 <@momizi> 我覺得日本的唐先生甜甜圈還是比台灣強的
    00:36 <@momizi> 至少他做成大家都可以很愉快的在那裡面吃的咖啡廳
    (註,因為我討厭排隊外帶,高單價的東西應該要讓客人可以在店內坐下慢慢吃)

    | 食生活 | 08:57 | comments(0) |

    浦香園

    很久沒進師大夜市,以前熟知的店面有點變動,但本質不變,任何一家店都坐得滿滿。在師大圈,自己一人吃飯,不想跟人擠、併桌,又不想亂吃虐待自己,浦香園是好選擇。就為主菜道地又有誠意的上海味,以及親切的招呼,甚至就為了他們懂得老式上海人請客人吃飯,要給客人小骨碟這種細節,吃頓飯花 150 元很值得。當然,人多的話可以點一大桌盤菜,大家一起吃,更好。

    一人吃就吃套餐吧。腐乳雞腿丁超棒,不過要吃好料要有耐心等,親切的老闆娘跟我解釋因為是現做的,得先用酒醃一下才會入味。夾一筷子試試看。對,這個味道就對了,這才是我知道的上海菜。因為很下飯,顯得飯少了些。有了極佳的主菜,旁邊的配菜不出色無所謂。至於他們的例湯,昨天是鳳爪蘿蔔湯。勺一匙湯跟料送進口中...老天,我已經多久沒吃過蘿蔔湯裡的蘿蔔燉到入口即化了啊。

    吃完飯,用過了附餐的茶和水果,結帳時跟老闆娘聊天,提到我現在大部分時間在外地上班,所以比較不常到她店裡吃飯了,老闆娘便接口道:「有空常回來吃飯」。唉呀,這話真是講到我心底呀。

    我並不是不會煮菜,上海菜當然我也能煮一些,但是日常生活哪能天天煮大菜。以前煮家常菜,考慮材料跟吃的人的口味,多半煮台菜,取其簡單快速易煮。但是如今沒廚房,一人份的菜也難煮,重點是我實在太累了,所以還是吃人家料理的吧。

    浦香園在多鬆斜斜斜對面。老闆娘叫我星期三早點去,他們開始賣早餐,中式、西式,什麼都有(啊啊我腦海裡浮現饅頭夾蔥花蛋了啊... ~_~)。我想我近期內很難有機會平常日早上在台北吃早餐,但是這麼有誠意、吃得到用心的好店不該被冷落,所以幫他們宣傳一下。

    | 食生活 | 22:39 | comments(0) |

    畫餅充饑

    身在艱難的環境,餓的時候想起人生中吃過的種種美食是非常悲苦的...就像這隻因為饑餓而去佛堂找魚吃的美麗貓咪表情一樣怨。

    喵~

    山裡沒有什麼消費,也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推薦的飲食,每天跟著搭伙吃午晚齋,生活很簡樸。因為簡樸,吃了不少我日常食單裡沒有,無法想像的自然食物。我常想哪天我應該弄個 wiki 把這些神秘的食物記起來,好比說紅燒不去皮的菜心、用臭豆腐剩下的滷汁做出來的臭滷蘿蔔、加入日本山藥的咖哩,或是鹹的蕃薯紅棗山藥湯之類之類。 ~_~

    所以給美食拍照存證,倒不是為了要感謝食物,而是留待有一天餓的時候畫餅充饑 orz

    微風 b2 甜食

    下去吃飯先。 ~_~

    | 食生活 | 12:13 | comments(0) |

    OpCafé

    前情提要(有稍微整理一下並補充內容,故未按時間序):
    21:22 <@momizi> 終於一路迷路迷到 OpCafé
    21:30 <@momizi> 因為之前用 urmap 找出來的地點是錯的
    21:38 <@momizi> 完全反方向
    21:30 <@momizi> 照該地圖的標示走,以致我跑到風城民生路經國路口那邊去了
    21:30 <@momizi> 到了地圖上的點,發現沒有店,又跟 gugod 之前教我走的路完全不同,於是再從經國路轉一大圈回到市政府
    21:30 <@momizi> 到了市政府附近還是找不到,新竹的路我不認識幾條,開小蘋果又抓不到好鄰居網路,不能上網查
    21:36 <@momizi> 還好小蘋果裡有留著 gugod 的電話
    21:47 <@momizi> 聽說我運氣非常好, gugod 正在去機場的路上,PHS應該收不太到訊號,結果他有接到我電話,跟我說明怎麼走
    21:53 <@momiz1> gugod 後來還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找到

    在新竹市區內大概騎了半個鐘頭,一路迷路到抵達。現在正在很舒服的沙發上坐著。:)

    如以前所知,食物好吃,飲品好喝,一家非常有休憩感的好店。有在新竹活動的人不妨來走走,離城隍廟、大遠百很近。

    於 OpCafé 寫一格留念 :)

    | 食生活 | 22:32 | comments(9) |

    貴陽街食旅

    涼粉
    涼粉,搭配麵茶粉食用 (Y)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00:43 | comments(7) |

    鰻鯗

    本來在我來說,這個名詞應該是等新年時出現才應景,可是既然想到,又好不容易才找到後面這個字在漢語中要怎麼寫怎麼唸,學會了一種本事總捨不得不用,現學現賣一下好了。 XD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01:53 | comments(2) |

    近期食單及隨想

    最近常在家過家居生活,三餐簡化成早晚兩餐。進研究室的日子去美而美買早餐(永恒的中杯溫/涼奶茶+全麥薯餅三明治),到辦公室微波後食用。不進研究室時,就自己烤兩三片土司或維客爾片好的法國麵包,抹點玫瑰果醬,配自己沖的椿果/法國香草伯爵奶茶。若起床頭痛欲裂,則改喝咖啡。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18:15 | comments(0) |

    北市中區吃了打圈的店

    前一個月幾乎每晚都回父母家一帶的結果,一定程度上更新了腦袋裡的台北市中區美食地圖。

    羅列一些好吃的店。基本上都是好吃/特別、整潔、服務ok,價錢以一人吃也合理的店 :)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18:40 | comments(2) |

    踏查

    這字不知語源何方,我最早看到這個詞是幾年前遠流出版伊能嘉矩的《台灣踏查日記》,真的想深究這個詞時,教育部國語字典未收、大辭林找不到,google 上找出來一堆簡體資料,那就算了,反正看字面就可以知道意思,一步一腳印踏著步子去調查。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01:26 | comments(0) |

    白脫油

    還是跟昨天的木瓜牛奶有點關係。

    話說昨天在木瓜牛奶店裡吃東西,送來的烤吐司已冷,上邊兩面都抹了厚厚未融化的白色奶油。近日胃部屢覺不適,硬食這種東西分明是自殺行徑,所以只好拿起麵包刀努力把吐司上的奶油刮掉。反覆做這動作的同時,突然想起小時候很愛吃烤奶油吐司的往事。

    奶油,我還是不足十歲的小朋友時,並不知道它的漢譯正名,所以都是用吳語稱之為「把他油」。當時的包裝不似今日精美,在跟味全小罐奶粉差不多面積的白鐵罐上,用25%黃色的粗體字寫著「白脫油」,襯著正黃色的底,看來很是醒目。兩種說法都指向一個英文字:butter。不過說成是「白」,不免覺得奇怪:它明明是黃的呀?黃油,似乎是指同一種東西,但是如今好像沒什麼人說黃油了,不知是從哪來的意譯。

    | 食生活 | 01:36 | comments(5) |

    華麗感人綜合四神湯

    簡言之,華麗感人的用料與於此僅見的濃稠湯汁,使得平時極不喜吃路邊攤的我,願意跟一群人擠在路邊桌子上吃。所謂綜合是除了普通版的山藥、蓮子、薏仁、小腸外,還加入豬肚,普通四神湯40元,綜合湯50元。除四神湯外,它的30元台南米糕也是一絕,配料醃白蘿蔔替覆上魯肉與魚鬆的米糕勾勒出清爽的味覺,大粒水煮花生也令人倍感誠意,可惜米糕是我不宜多食之物,只好自行節制。其它販賣物覺得尚可,刈包因為我討厭酸菜,故沒試過。食客似乎都是屢次再來的老客人,我不知不覺間也吃超過三次了。

    下午4:00後在永和國父紀念館,國光路一號外,8:30後轉到竹林路208號前,就是在那裡的全家便利商店附近而已。好像連老闆都會換一組人馬? @@ 據說開到午夜12點。

    | 食生活 | 23:56 | comments(2) |

    本日晚餐

    或許是我已在公館圈生活太久,總覺得公館沒什麼像樣的吃食,與師大圈的食物品質、價錢相較,公館的學生食物並不比較好吃,卻貴到令人生氣。勉強要列舉幾家單價百元以下,吃了還 ok,敢於向人推薦的店,僅有溫州街沿線的蠶居、醉紅小館、津居園。

    自體調崩潰以來,對食物與店家的挑剔度益增,越來越在意自己吃的是些什麼東西、店員是如何招呼我。所以現在我並不太喜歡醉紅,雖然以百元內,且有個店面、可坐著安靜吃飯的地方來說,他們的主菜算得上很好了,但是他們會在很多細微的小地方令人感到不悅,所以若僅我自己一人吃飯,我通常不會選醉紅。只是今夜大雨,聽完課已經很累,還沒吃晚飯,身體狀況和天候都使我無法走到太遠的地方,也沒多少店還開著了,只好就近吃醉紅。

    久沒去,他們的菜單略有改變,遂決定試食紅酒釀燉肉。我以為點了比較貴的主菜會多一個附菜,結果並沒有,仍然是窮酸到不行、無甚誠意的兩個附菜,至於味道也不太對胃。可能是因為點了貴的餐,所以飯菜送上時,是分別盛在碗、碟、盆裡,這讓我可以端起碗筷,像所有教養很好的小姐一樣慢慢吃飯,不會因為得就著一個餐盤吃飯、吃相難看而在人前丟醜。黃色的燈光、小碗小碟,讓我憶起很久以前在自己的屋子裡煮一桌菜,跟想跟他們一起吃飯的人共食的溫暖。雖然我想,店內並沒有人會注意我用什麼姿態吃飯,吃得像豬不會有人笑我,食態優雅也不會吸引人的目光,至少我在難得出現的安祥心情裡吃了一頓飯。

    | 食生活 | 23:19 | comments(0) |

    英國茶館

    對此店聞名甚久,但網路上的資料不太正確,以致去年此時去了撲空。日前去高島屋逛街才偶然發現它在二樓,我也已經餓壞,於是就進去用餐。它的餐訂價很符合我對餐廳「你賣我多少錢我就要吃到那個水準的食物」的要求,我那天點的烤雞250元加一成服務費,有濃湯、麵包,飯後飲品。再加140可以多沙拉和蛋糕,但自忖沒有那麼大的胃,就沒有再加。因為在百貨公司裡,自己一人去且沒訂位,被帶到不太喜歡的位置,不過到餐後茶之前都算令我滿意。別去許多細瑣的瑕疵不提,法國麵包烤得甚好,外酥內軟,甚得歐陸精髓。奶油碟上有兩種已經加熱到適當溫度的奶油,一種原味,一種加了我叫不出名字的香料。湯很美味,烤雞的邊菜混合了迷迭香、水煮多種豆類、蕃茄,有墨西哥菜的味道。由於行前並沒有想到味蕾會忽然與懷念的數種味覺、口感重逢,一時不禁感觸萬端。

    餐後的紅茶是大吉嶺,小姐送上茶具、濾網時還附上兩分鐘的沙漏,請我泡兩分鐘後再喝。感覺很專業,於是我便依言而行。但泡兩分鐘的茶讓我覺得太澀,我平時不會用這麼多的茶葉量泡這麼久,於是我向小姐要牛奶,小姐告以「大吉嶺較適合單獨飲用,不過我還是可以給妳牛奶」,於是我得到了...半壼奶精。我以為此店既號稱專業茶館,應該會給牛奶,不過我今日重點既只是用餐,便不在附餐上要求太多,說不定白爛的確實是我。第一杯茶飲罷,繼續泡在壼裡、超過時間的半杯茶就不堪入口,於是我結帳離開。此茶館的另一分店在伊通街,也許什麼時候去試試,看看店面的感覺會不會好過百貨公司。

    | 食生活 | 18:05 | comments(3) |

    過年零食

    很討厭過年那種大家都為了習俗所縛而不得不被迫做很多事的悲情,但倒不討厭過年的美食。這幾年不愛在家過年,自然吃不到年菜,家裡也沒有人想花許多力氣做了。不過過年的零食準備起來比較容易。所以去老天祿買了糖蓮子、雲片糕、棗泥糕、百果糕給自己,只要再配上一玻璃杯的茶就完美。本來應該還要有南瓜子,不過我現在沒有磕瓜子的習慣,就略去不理。這些點心約是年假期間一個人可以吃到心滿意足的程度。另外jedi 也在旅途上幫我買了兩袋花蓮薯,剛才才由黑貓咬來送到我手中,於是現在正非常快樂地被零食圍繞著。^o^

    | 食生活 | 11:19 | comments(0) |

    米倉

    是我惡友的熟店,之前開在杭州南路那邊,消失一段時間後搬到師大這裡,今天既然路過就進來喝茶了。有wi 的店,店內氣氛感覺不錯,非吸煙區沒煙味,東方式的茶具看來很雅緻,低消100元起,今天喝到的水果茶與愛爾蘭奶酒奶茶都不錯。 :)

    在泰順街44巷25號,雷諾瓦拼圖隔壁,近龍泉街 7-11與燈籠魯味 。營業時間:平時至凌晨五點,六日到兩點,插座皆可用 :)

    | 食生活 | 18:36 | comments(0) |

    可上網日本料理

    簡言之,好吃。但也不很便宜。以前上日文課時,日籍老師推薦過他們的炸鰻骨。正在等上菜 :P

    主要是有好鄰居網路可用的關係 :P

    濱松屋,在晶華隔壁巷,欣欣戲院對面的巷子裡。

    參見別人寫的濱松屋介紹

    後記:這天(931225)上菜極慢,鰻魚玉子燒被送到別桌,晩上7:45坐到位子開始點菜,毎道菜的上菜時間竟相隔半小時,我的鰻魚骨與可爾必思沙瓦再三被忘記,最後我還是沒吃到鰻魚骨。吃到甜湯時已經十點,好在食物美味,勉強抵過上菜太慢的嚴重扣分。

    | 食生活 | 21:14 | comments(0) |

    最近身體沒什麼起色,有時會想吃酸的東西。相較過去的食性,這是反常,但在設法騙自己吃飯之際,倒想起了一些遺忘很久的細節。

    我常説,公館區我唯二推薦的價廉物美食物,一是醉紅,一是蠶居,但因為服務態度,所以我較常去吃蠶居。十月底,我忙到完全不想吃飯,既不會餓,也沒有想吃的意欲。午餐有時直接略過不吃,晩餐時,胃繼續説它不想吃,但是腦袋會判斷一直不想吃不是好事,所以意志會硬逼身體去吃點像樣的晩餐。那天進了蠶居,我覺得我不想再吃平常慣點的幾項組合了,便試著向他們的炸物挑戰。平常我根本不吃炸的,這是胃口反常的又一明證。事情妙在蠶居是麺飯類都賣,所以他們的餐卓上有調味料架,醤油辣油,烏醋白醋,一應具全。飯送上來,我突發奇想,不知道把醋加在旗魚排上會是什麼味道?於是在湯匙裡倒了些許白醋,然後夾起剛送來的魚排沾著吃。送入口中,奇怪,為什麼我會想沾醋?而且,這口感和味道怎麼這麼熟悉?我想了很久...

    終於想起來了,我幼小時是這麼吃的:除夕時,一大盤又一大盤甫炸好的春捲送上來,我坐在餐卓前,學著長輩們,夾著金黄香酥的春捲,往小瓷碗裡沾上少許醋,送到口中咬下,酥皮、白菜、肉絲、粉絲、蝦米...層次分明的口感和鮮明味覺,在舌尖傾數盡出。那,為什麼會忘記了吃過這些?...對了,我已經很久不在家裡過年了,也不再有現炸出來的春捲可食。今年,我多年來首次回家吃年夜飯,祖母拿出三支在上海特地做好帶回來的薺菜春捲給我們姐妹吃,雖然有得吃就不該抱怨,但不是現炸的,口感難免差了一層...

    蠶居的餐在我而言已經相當不錯,但難免有美食當前卻食不下嚥之時。正如某珈琲書所寫,酸會畫出食物的味道,而醋、炸物也不是同時會在毎家飯館的卓上出現的素材。在時空置換、食材移花接木之間,一小瓢白醋,配上甫起鍋的旗魚排,總算令我憶起童年殘存的些許美好。

    | 食生活 | 01:40 | comments(0) |

    難槁

    由於父母長年吃齋卻仍還是需要帶著家族交際應酬,把我的味蕾訓練得比吃葷食時更挑,加以本來就不擅與家人共處,才發現與家族外出用餐時,自己會變成多麼難搞的人。這種時刻,可以讓我的挑剔、不妥協、乖僻、難相處與壞脾氣發揮到淋漓盡致。沒人招呼帶位、茶沒端來、餐具沒擺好、歐巴桑點菜不用心,都可以讓我毫不考慮地準備轉身就走。此時也可明白看見自己在家庭中地位的改變。選餐廳的家父不敢多説話,家母連忙安撫我,不過這幾年吃過這麼多宴席,已經極有經驗,結局果然如同我在剛進餐廳時所料,如果招呼不用心,菜通常也會出問題,最後一道的素生魚片是壞掉的,母親又不好意思去跟認識的老板娘抱怨,只好拜託我去做壞人。既然我也有出錢,我當然就理直氣壯地數落,得到心不在焉的道歉,但錢還是要付。這種時候,就覺得服務態度真是決定一家餐廳加減分的關鍵,服務怠慢,菜好吃也沒用。於是今天又表演了一次奧客,多增加了一家被我永遠畫叉的餐廳。這是在民權復興北路口的素食餐廳。

    | 食生活 | 00:04 | comments(0) |

    印度料理

    這是去吃了兩次,都很滿意的店。「香料屋」。天母東路50巷10弄6號,過忠誠路誠品,天母華納旁的巷子。(02)2873-7775。

    對單獨前往的人而言,略貴。但如果我想要自己在北邊打打牙祭,還是會樂意去。

    目前是毎月一去的状態。 :)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00:26 | comments(2) |

    食!

    最近幾次小食團,都提到要把美食心得、推薦的店與地雷店列表,做為推廣blog的功能之用,但按近日的情況看來,我大概很難這麼快有空寫吧? :~ 所以先把舊水轉過來集中 :)

    続きを読む >>
    | 食生活 | 00:10 | comments(0) |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Profile
    New entries
    Archives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
    Mobile
    qrcode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