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xiv

不是把某 p 社拼錯 :p

昨天早上在趕下午的報告,突然看到有人提到 pixiv,於是就去查了一下。唉呀,真是好物。這是一個日本站,讓大家上傳自己畫的各種插畫,喜歡看圖的、需要靈感的,應該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不少好東西吧。

半年前就有人寫註冊和使用教學,所以請自己 google 一下。現在不必邀請函就可以註冊了,註冊後可以有些好玩的服務,例如現在是年底,你可以在他的站上畫賀年片然後寄給朋友,真是有趣的點子。Firefox 使用者還可以有油猴腳本讓你看圖收圖更方便。有興趣的人自己用用看囉。 :)

| 創作 | 12:32 | comments(1) |

有明町少女

紅葉是流轉至有明町落腳的少女。在高校時期的一千天中,有666日都住在有明町。

太陽升起的時候,背起書包步行,穿過乃木町、書院町,到位在文武町五丁目的女高上學,放學後留校溫書,看過了遠方西下落日,見到銀月浮在紫色的空中才離開。步出校門後,有時從榮町走向西門町經濱町回住所,有時穿過去表町的小食堂吃便宜的伙食。

住在木造瓦頂的小屋裡,渡過獨自一人的週末時光。躺在床上仰望,木片拼成天花板,老鼠躲在上頭奔跑,貓兒在隔壁家的屋頂漫步等待獵物。夏天清爽的早晨,從夢境中醒轉,從氣窗向外望,第一個看見的是細細一線的藍天;冬季的早上六時,外頭猶是灰朦朦,祖師廟的鐘聲從外傳來,不知誰以低沈宏亮的嗓音唸頌梵文經文,遙遠的地方,狼犬鳴咽哭訴屋頂的高寒,意識朦朧之際,不辨身在何方,只覺猶如進入詩文中「遺愛寺鐘欹枕聽」的世界。
--
想這樣寫寫看很久了,不過顯然很難寫,聊為敝小閣補上二十天以來的空白。

| 創作 | 01:46 | comments(0) |

畫圖

我還是很愛畫圖的。說「還是」是否就代表愛情不如初時純粹?這話題我不想在敝小閣討論。總之今天因為家中網路斷了,工作不能,所以本日的生產力就拿來畫一張我想畫很久卻苦無時間下筆的圖了。從無限多的工作中休假一天不算太邪惡吧。

慢慢可以掌握到用電腦後製作的要領,但還是覺得手畫的神韻、拿著各種畫筆在紙上壓下去的觸感與快樂,是機器所不可取代的。然而,我發現我沒有辦法像小一點的時候那樣伏案刻圖了,眼前會感到模糊。這是件很恐怖的事情。看來不只是要趁著頭髮還黑的時候給自己多留些照片,也要趁著視力還可以的時候多畫一些手繪稿。

我到底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做我真心想做的事呢?

| 創作 | 22:56 | comments(2) |

房子

(與mac os 相關)

(因為看到這樣的內容:
「我打開我的硬碟想要拖拉房子到桌面
但拉了之後mb發出了一個奇妙的音效而我的房子它就消失了
既不在硬碟也不在桌面...他去哪兒呢?」)

突然就寫出了如下的句子:
17:16 <@momizi> 「房子, 房子, 你怎麼了?」這時, 名叫房子的少女轉過臉來... 啊, 她的臉好方啊!
17:21 <@momizi> 眼看房子的身體就要化成一團煙霧了,但是那張方正的臉上卻維持著奇怪的笑靨...

(實在是宅到家的內容了...可能要 mac user 才看得懂笑點?XD)
(想玩小說接龍的人可以接 XD)

| 創作 | 17:38 | comments(0) |

剛才寫到一半遭遇了crash

憑記憶重寫重點部分。
============
一定有很大一部分的我遺留在伊斯坦堡,才害在這裡的我感覺如此失心。但那裡距我太遠,我回不去,只好在這遠東的海島上,藉由僅得的些許與土國相關的影音歌曲、圖片、文字之屬,來重建那些不見的部分。

我無法將我記憶裡的伊斯坦堡展現人前,只好這麼說:它建在我心中的意義之網上,從下方抬頭望,除了可以看到歐亞陸橋上的淡青穹蒼與日影天光,還會看到藍色清真寺立在山丘上,在春天的櫻花與舊皇宮的溼滑泥濘間,古城牆與坡道壓著繩綱沈沈懸垂,博斯普魯斯海峽裡的水像瀑布般從心網縫隙間嘩啦啦傾瀉而下。

| 創作 | 01:14 | comments(0) |

魔法盒

想了很久,還是貼出來好了。真實的標題,含於心底為佳。

続きを読む >>
| 創作 | 18:49 | comments(0) |

真想這麼寫

真想這麼寫,但是好像不符常規...重寫之前,貼這裡留個紀念好了。
=======
今春,我懷著感傷的心情,獨自前往日本的明日香村與奈良旅行。多年來一直對日本奈良、平安時代的歴史、文物深感興趣,此行亦非我初次赴奈良,但是親至古都的興奮,仍驅使我滿懷興味地頂著風雪,在古代的飛鳥之地觀覽萬葉博物館、在奈良紮實地將平城宮遺址與遺址旁的絲路博物館走了一圈。歸來之後,對途中所見種種仍難忘懷,過去的興趣與曾經思索過的問題相結合,模糊飄渺如煙的片斷思緒與懷疑,漸在腦海中定著成型:如果確如絲路博物館的展示説明所言,平城京是絲路的終點,則唐代的絲路或可想成一條漫長的東西向鐵路,由長安城向西發的運貨列車會抵達東羅馬帝國,向東發的列車的終點站在平城京。但是由常理及歴史事實思考,當時的海路遠較陸路危險,由文獻記載上可知,初期許多日本來的遣唐使往往因航海技術、天候、海象、造船術等問題而犠牲生命,向日本東行傳法的鑑真和尚也歷經五次失敗,到第六次才如願以償。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人們願意冒險犯難、穿越海道?而這段海道的路線又是如何確立?

| 創作 | 23:25 | comments(0) |

庵魂 part 2

「因為今年妳運氣不好,我幫妳把魂寄放在廟裡,明年再做法拿回來。」

「啊?」

無視於對方的詫異,聲音繼續在道:「或者妳有另一個選擇:既然妳覺得自己的魂始終無法定著在身體裡,妳可以去下水道重新修繕生死,我為妳放出自由鳥,帶著妳寄放在廟裡的庵魂,尋找妳可以定下心來生活的地方。妳便要像蒲公英般耐住花籽離散、漂泊流轉的際遇,妳必然想不透這些事情,無需詮索……」

「可是,為什麼我要遭遇這些?」怯生生地。

「妳自己都不知道了,我怎麼會知道?」
========
亂寫 :p

| 創作 | 01:05 | comments(0) |

A Dark Fairy story

(從 En 家借來的題目)
: 把下列關鍵字套入故事中。
: 被詛咒
: 遺失很久的
: 島嶼
: 陷阱
: fairy
: 夢
: 某人受傷
: 躲起來
: 廢墟

A Dark Fairy story

  有名男子,為了尋找他遺失許久的心,設下無數陷阱,騙取女人的愛情。初時他用足以博取同情的藉口騙取女人們的感情,享受著女人們為他付出的愛與温暖,盡情周旋於花叢之間。男子為自己的聰明得意,倘佯在自我膨脹的優越感與肉慾的快意中,彷彿已然掌握了世間一切,像神靈般無所不能。那些可悲的天真女人們被他巧妙的手法瞞天過海,一無所悉。毎個女人都以為自己可以治癒男子口中受傷的心,付出一切,全心全力地去愛他,卻總在相愛後的隔日清晨,發現自己從此只能得到冰冷的回應。此後,只要能偶然得到男子的一絲温情,便又驚又喜,以為自己將可打敗其他競爭者,一生獨佔這個聰明優秀的男子。但是,由於男子天性中的狡猾卑劣,女人們的美夢無不破滅,毎個女人都帶著破碎的心哭泣。

  男子以為自己可以用一樣的手法玩弄魔女,卻忽略了魔女身側有著能窺視世情的烏鴉。透過烏鴉的報信,魔女知道了一切是怎麼回事。對於魔女或是任何女人而言,這樣的痛猶如以刀剜心,怎麼説都不是一件可以原諒的事,濃厚的愛情立時轉成了無止盡的恨。於是魔女對男子下咒,要他在有生之日都受到良心的譴責。被詛咒的男子,找不到解咒的方法,事實上只是個凡人的他,唯一想得出的方法,只有逃。跑啊跑,逃啊逃,到了南方的島嶼盡頭,他累了,再也走不動了,跪在白浪拍岸的海邊,流著涙向神靈祈求:「神靈啊,我受夠了,我已沒有歸去之處,我可不可以就這樣停下來,躲起來,再也不要受這種折磨?」

  轟地一聲,男子在逃亡期間因為内心折磨而變得憔悴的肉身,刹時成為海濱上一座冰冷的廢墟,任憑浪花拍岸,濤聲反覆,男子再也不會痛,再也不必逃。神靈的大德大能,實現了他的願望。
--
願神靈的大德大能,眷顧世間不幸之人,飄泊之魂;願為惡之人皆得等量回報。

| 創作 | 16:20 | comments(2) |

駝獸悲歌

火紅驕陽已然西沈,乾涼暮風吹撫過少女的身形,勾勒出她纖細完美的身形。走在她的後方,一切盡收眼底,隱約還能嗅得少女身上細緻甜香,我驚喜地為神靈的大能大德讚歎。

我的蹄,被迫永遠只往同一方向。那非我自己所願。我是人,惡的力量將我變成了馱獸,歴經變賣鞭打等諸多痛苦,我一心尋求變回人的方法,卻遇見了少女。

驕傲的她,從不對我開口説話──當然,我是什麼東西,我不過是隻獸類,被迫別無選擇地離開了可能的解救,負責背負她的嫁奩,啓程赴遠方,送她去侍候異國王者。旅程中的毎一日,我都忍受著甜蜜的磨難。此行艱難危險,需要穿越傳説中的未知之地,才能到達異國,然後才能讓少女在陰涼的花窗下,享受噴泉帶來的涼意,以觀賞砂漠裡最珍貴的生命──金魚在泉水中悠雅擺尾來消磨時間,等待她的主人與夜晩聯袂而來,享用她藏在珠飾披帛之下的豐饒與風情萬種姿態,令她在晨曦甫現時,成為顯露慵倦嬌態的宮中婦女。旅程中,我能享受的唯一歡樂,僅是想像。雖然她罩著面紗,卻有我所見過最美的一雙眸子。為了躲避礫漠烈日,她披覆頭巾長袍,但我想像得到,在那些繁複之下,藏著雪般的百合與幽閉的粉色玫瑰。倘若我還是人形,我願將我的一切,甚至性命也奉獻給她。如今我一無所有,縱然她的身心全將屬於別人,如果夜間她踩著銀色月光,踏在細砂上漫步,或許會願意對我現在這張毛絨絨而散發腥臭的臉,投以温柔憐憫一瞥。為了這點想望,我願在達成這次使命之前,永不變回人形。

少女在這趟旅程中,時間即已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奪去她的青春。雖然我知道她身負繁榮帝國與家族的使命,我卻私心期望著,那將要擁有她的人,越少注意到她越好。我意識到自己對她的眷戀已然成為妒心,不欲與人分享,如果她因旅程艱辛,使那光芒四射的容顏因風吹日曬而遜色,那麼現在我所見的她便是她最美的時刻,我將比那異地王者享有更多她的美麗,任何人都奪不走我心中的回憶……

*****************

一名佝僂奴隸端著晃盪微黄水光的木碗走進營帳,恭敬地呈給少女。少女緩緩取下平素遮砂防風的面紗,取過木碗,淺呷了一口。

「去,真難喝!」少女嘗出羶腥氣味,露出不悅神色,向砂地上啐去。

「小姐,食糧與水都不足,我們先宰殺了一隻馱獸,取了牠内臟的水,請您先將就著用吧!」奴隸對少女惶恐地道。

沒有人知道,那隻馱獸本來有著人的形體。神靈的大恩大能,實現了他想為少女奉獻一切,保有美麗記憶的心願。

--
kuso文,感謝jedi命題

| 創作 | 01:22 | comments(1) |

本來應邀致詞...

這張照片寫的

不是什麼好句子,不過既然送不出去,在自家留個紀録好了 :p

重新修整,大概依然不合平仄:

緋櫻滿樹爭妍紅,林鳥飛旋語間關,
為覓春信上高枝,花下弄影存境寬。

| 創作 | 19:59 | comments(0) |

0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Profile
New entries
Archives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
Mobile
qrcode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