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

多年前我便一直思考,為什麼舊曆年的頭幾天,就應該跟原生家庭或姻親家那些只愛說三道四、相互比較誰比較會賺錢的的親戚們聚在一起狂吃狂喝?他們與我平常既不相互連絡關心,被迫見到他們又不會讓我心情比較好。跟他們見面吃飯,不僅我想做的事情都被打斷妨礙,談話又不投機,再好吃的東西也覺食不知味,這樣我還寧願自己去買個池上便當或麥當勞餐,很快吃吃算數。反正身在此國,只要口袋有錢絕不會餓死,要論好吃的東西,平常也不是沒在吃,不少這一頓。過年這件事的結果,應該是要讓人心情愉快,而不是跟隨著無聊的、不知道誰規定的習俗,憑添許多不愉快。因此隨著我年紀增長,越來越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方式,就不再理會所謂習俗,都按自己的方式過了。只要每日出入平安,有地方安睡,三頓有得吃,便是一平寧好日。要不要有什麼年味,那很重要嗎?

把自己的房間收拾打掃一番、回家去跟父母、大母吃年夜飯,並奉上孝親紅包,這兩件事大概就是現在的我對華人過年習俗最大的容忍極限,其他的時間我都在自己的住所過愉快的家居生活,頂多因為「這是過年」,跟友人們一起上線,小小玩一下 qkmj 。補眠當然也是不可少的重要行事。剩下的時間就都做自己想做的事。安安靜靜地涉過時間之流,這樣的時光中,即使只有自己一人,也深覺愉悅。

| 札記 | 17:21 | comments(0) |
Comment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Cookieに登録?
Trackback
url: http://momizi.z6i.org/mt/mt-tb.cgi/3078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