寢正月

在我的努力爭取之下,這次年假期間,睡眠的時間得以超過清醒時間。除了夜間的睡眠時間外,想睡時就把小蘋果放旁邊,小睡一下。醒時依舊繼續當掛網蜘蛛或書蠹蟲,坐的椅子也從辦公椅那種讓肩膀與頭部沒有支撐的椅子換到我心愛的單人沙發上去,背後加一塊大型的記憶墊。這把椅子好像只有在我放長假時,我才會想到要好好利用,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讀書用電腦。如此的生活至今不過區區幾天,我就發現我的肩膀和頸部不像上班時那麼酸麻了。果然是我平常待自己太壞了嗎?雖然我先前去看的醫生說我的狀況已經壞到休息也不會好了,不過這幾天的狀況很明顯的有所改善,我感到很高興,又感慨年假一下就過完了,又要過著勞苦生活了。

不舒服時,我老是想到古埃及的奴隸哀歎自己做得腰酸背痛,隔天又要一早上工的故事。說起來,受薪者也是資本主義下的奴隸啊。 :o

| 感官覺知 | 23:26 | comments(0) |
Comment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Cookieに登録?
Trackback
url: http://momizi.z6i.org/mt/mt-tb.cgi/3080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